孤芳自賞成功路 澳門新銳設計師Chantelle

  • 邱敏儀
  • Anpex Production

曾參與多部電視電影為中外明星設計戲服,連香港天后鄭秀文也穿過她設計的服裝,本澳土生土長的高級訂製時裝設計師Chantelle(鄭敏靜),在這個競爭激烈的行頭闖出一片自己的天地。由為中國內地劇組設計戲服,到創作自己的品牌Chavin,至開實體店,在創業路上碰釘,卻於低潮時創作出備受讚賞的「孤芳自賞」系列,這位從小立志成為服裝設計師的女生,至今製作的服裝將接近一千套,澳門不少知名企業的制服皆出自她手,她用作品交出漂亮的成績單。Chantelle直爽幹練,憑藉努力奮鬥,書寫新時代女性獨立的華章,今期我們有機會一睹她在這條華麗而崎嶇的路上,如何綻放出美麗人生。

自家品牌與劇組戲服雙線邁進

Chantelle自小在製衣廠長大,耳濡目染下對製衣產生興趣。她三歲開始塗畫各種衣服裙款,13歲在製衣廠剪線頭,可謂自小與服裝打交道。直到大學修讀服裝設計,正式走上了這一行。2010年大學畢業後,她曾在設計公司從事過半年設計工作,深諳不喜當時重複的工作模式,於是跳出來當自由工作者。其後,她前往香港報讀特技化妝及美術課程。她認為生活中的一切際遇,都是為了更大機遇做準備。在香港修讀課程期間,恰巧有機會參與電影劇組,過程中學習更多相關技巧及知識,也認識了許多電影製片人,後來被邀請加入荷里活電影團隊參與造型的工作。於是,2015年,她參與美國電影《出神入化2》的服裝造型工作;也擔任過本地電影《那一年,我17》、《Timing》的美術指導。以及《媽閣是座城》、《穿越火線》等內地影視製作的美術及服裝設計工作。

Chantelle可以說是一個工作狂,她說:「不在工作,我就會覺得人生好無意義,世界都安靜了。」

2013年,Chantelle創立了獨立服裝品牌Chavin。從2013年的一人設計工作室,到2016年有了自家的製作版房,2017年在澳門開啟了品牌實體店。Chantelle的自創品牌,作品風格簡約大方,多以充滿優雅質感的歐洲風格為主,並加入一些從電影參考而來的現代時尚元素。Chavin成立至今,在澳門及中國等地參與了數場時裝秀及展會,產品目前在內地各大服裝店鋪寄賣。現時主要是品牌與劇組工作雙線邁進。

低潮中創出「孤芳自賞」

在Chantelle身上總是能感受到自信和能量,一個人獨特氣場的形成,或許不多不少都經歷過挫折及失敗,從手足無措到冷靜對待,從每次經歷中吸取經驗教訓。Chantelle也不例外,在面對困境時,她也曾否定自己,但不輕言放棄。

2017年是她品牌事業最失意的一年,實體店鋪的定位是高級訂製(haute couture),但澳門市場及客戶需求量不高,定位失誤,導致她流失一定資金。她憶述自己與許多新創青年一樣,憑藉一腔熱血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卻被現實重創,甚至自我懷疑。「品牌定位失誤、業績差、租金壓力,還有一班人我要養。那段時間壓力好大、好失意,點解我會咁失敗呢?」她坦言那段時間質疑過自己,也質疑過自己的風格是否不被大眾接受,甚至想結束品牌,但自始沒有放棄服裝設計這條路。在這段掙扎的期間,她嘗試與自己和解,將情緒轉化為靈感,設計了服裝「孤芳自賞」系列。「品牌就是自己的風格,是以『我』為中心,全都是『我』本人『Chantelle』,做品牌就是做我自己。」

她記得有一次,電影《八個女人一台戲》邀約服裝,當看見鄭秀文穿上她的品牌服裝時,那份激動依然記憶猶新。「鄭秀文!是我從小看到大的偶像,穿上了我做的衣服,真的很激動也很感動。」

強烈的個人風格使Chantelle成為Chavin的最佳代言人,承載了這段經歷的「孤芳自賞」,成功把「失意」轉為「機遇」。「可能我本身唔認得輸,就想不如再做一個系列吧。沒想到『孤芳自賞』竟然有外國買手購買,雖然單數不多,但無疑是在那個時候,拉了我一把。」只需要一絲喜悅,就會把挫敗感一掃而光。她把這段失意,當作成長的必經之路。「當下可能給你好多的挫敗感,也很崩潰,但沒有事情過不去,回過頭想,這其實是一種把你往前推動的養分。」

「孤芳自賞」系列。(圖源:Chavin Art & Costume Design)

進軍內地如闖木人巷

除了品牌工作外,她近兩年把精力更多是投放在劇組上。去年是Chantelle待在內地劇組最長的一年,從前期籌備到殺青,歷經八個月。她參與的影視類別是科幻類別,由內地明星鹿晗主演的科幻影視劇,共製作了300套服裝。戲服設計與獨立品牌服裝設計不同,更注重服裝背後的故事。「品牌我可以做到好
『Chantelle』,但戲服不行,所有人都是為這個劇本服務。」

她分享作為戲服設計師,需要仔細研究角色,然後圍繞身份構建完整的背景故事。戲服在其中起到定義身份、透露情緒、世界觀等訊息作用。「這都是需要和導演、美術指導、武術指導,大家一起『撞』出來,我喜歡戲服製作,就是能夠和一班人創作。」她坦言,有幸這兩年接觸的都是大型製作,因為製作戲服需要大量資金投入,「無法想象,單單我去年的戲服團隊就已經有70人,簡直是另外一個世界。」

Chantelle表示合作的專業人士都是「大咖」,當中就有電影《死侍》的武術指導加盟,「在一群資歷深的前輩面前,我只不過是一個『Small potato』。」

去年八個月幾乎每日都在高壓緊張的環境下渡過,她坦言是首次接觸武打戲份佔多的影視製作,對服裝的考量經驗不足,導致男主角的服裝在武打動作中破裂,「成件衫爛晒,當時我好崩潰。也意識到是我經驗不足,同款衣服儲備也不夠,而且沒有考慮到打戲需要落水,當時還是在夏天,其實原本的布料就不適合,剪裁也不利於做大動作。」她憶述男主角當時身上的服裝是一件盔甲,必須使用堅硬的材質保護膝頭和手肘,在無法更換材質的前提下,她只能在剪裁上加大一厘米,令到藝人可以靈活動作之餘也不影響外觀。「因為他是男主角,形象效果出來一定要好看,服裝能夠保護他之餘還要穿得舒服。就要不停和團隊、和藝人溝通。當日連夜就趕了一套新的服裝出來。」

澳門時尚資源稀缺

離鄉背井,加上高強度壓力,Chantelle直言不是每一個人都頂得順,過去她曾經帶過一位助手前往內地工作,因劇組時間緊迫,澳門與內地文化差異,回饋都是難以承受內地工作環境。另外一種壓力是如何說服藝人團隊接受自己的設計,「我們經常要約藝人試裝,藝人都是星級artist,平常穿的都是大牌,我要如何在服裝上幫助藝人塑造角色。令藝人有信心,認為這件衣服就是屬於這個角色。」她直言現在已經能夠應對,「導演找得我就是信我。」

「坦白講,在內地工作,一定要有個『勢』。」正因為跳出澳門,她更認為澳門是一個溫室,走出家門才知道世界之大。「一開頭接觸內地這個『世界』我都好大壓力,好多時候都是『我點解要聽你呢個女人講嘢?』、『我點解要聽你呢個𡃁妹講嘢?』因為面對的都是一群擁有十幾二十年經驗的專業人士,但凡我有一絲猶豫,我下的指令不夠肯定、不夠強勢,這個團隊都無法運作。」她分享在高壓下急速成長,下指令前必須評估所有會發生的可能性,邏輯思維必須清晰。

Chantelle是一位愛護動物人士,對設計的恪守原則是,絕對不使用傷害動物的材料。

「有一樣都好想講是,我在外面工作那麼久,沒有人覺得我是澳門人,都以為我是香港人。」Chantelle表示劇組聚集了不同地方的人群,甚至曾遇過外國人不知道澳門是一個怎樣的地方,就算知道澳門存在,都一定會說,「澳門不是只有賭博嗎?」、「有人會做這種工作嗎?」,對於這種聲音她表示:「習慣了。但我一定會說我是來自澳門。」對於澳門服裝產業存在感低的看法,她表示近兩年澳門政府其實大力推動時裝產業,自己也因此得到不少幫助,推出系列作品。但澳門本身沒有形成產業鏈及時尚消費模式。特別現在疫情時期,無法前往香港及內地採購,她只好在澳門找尋原材料,她笑言:「現在還是只有三盞燈的兩、三間店鋪可以買布料,我十多年前是在這兩、三間店鋪買,十多年後還是在這兩、三間店鋪買。無update過。」

另外,她談及澳門設計師很多,但是後援的裁縫師卻寥寥無幾。「設計師是會自己做衫,但是數量多根本無法處理,幾年前我就意識到這個問題,所以我建立了自己的團隊。」Chantelle的團隊不限於澳門人,也有內地人,「尋人的過程都好痛苦,要夾,經常和師傅吵架,他們覺得我概念不行,我又覺得他們建議好老土,所以經過多年,終於磨合到一群戰友。」因為這個團隊,她擁有了屬於自己的設計板房,有了強實的根基,才能更好的往前邁進。「他們不是員工,是夥伴。」

以澳為根 冀品牌風行海外

「我的工作很自由,假期可有可無,但相比起放假,我更喜歡工作。」從2013年創立品牌起,她幾乎沒有一日假期。在劇組工作八小時,另外八小時就做品牌設計,她享受刻不容緩的日程安排,她說:「我不喜歡停下來,一旦停下來我覺得自己好廢。」

她一腔孤勇,是對事業的執著與熱愛。她奔走在外,無非是走向更大的「世界」,她說:「離開這個城市,一直都是目標。但澳門始終是我的根,在這裡長大,在這裡開始,永遠都是根和基地。但我會想走出去,去到好多人地方,都能夠看見澳門有『Chantelle』這麼一個設計。」

那「Chantelle」是一種怎樣風格?她細思一陣,回道:「簡約、型格、細緻。」如Chantelle本人,對於事業的堅持,真誠不拐彎,在她身上看見的天賦、獨特、張揚,其實都不離開堅持及熱愛。

因疫情關係,全面停工,這是她近兩年來,留在澳門最長的一段時間。

所有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