戀上泳池的孖女

跳水姊妹花徐雪茵與徐雪鈞

  • 邱敏儀
  • ANPEX production

從跳台輕盈地彈跳起來,在空中劃出優美的弧度,乾淨利落地入水。動作連貫,一氣呵成,這都是數秒間完成的事。俗語有云:「台上一分鐘,台下十年功。」跳水運動員的每一跳,都背負著多個日與夜的努力和汗水。

跳水孖女徐雪茵、徐雪鈞對此深有體會,她們踏入澳門體壇16年,見證澳門跳水運動項目的發展。二人不僅是姊妹、朋友,更是征途路上的拍檔。

不信天賦論 一切都是百煉成鋼

「其實當時暑期活動班,我們報的是花泳,但教練見我們是孖女、又有體操底子,就讓我們試跳水。又覺得幾新奇好玩,就不怕死跳下去。」二人從電視上,曾被國家跳水隊的優美跳姿吸引,心裡早已躍躍欲試。誰知,踏上跳台的那一刻起,就開啟了二人長達16年的跳水之路。

徐氏姊妹在12歲時加入剛成立的澳門跳水代表隊,是隊中首批運動員。多年來曾一起代表澳門參與世錦賽、世界盃、亞分賽及亞洲盃等大賽。她們搭配默契,就算在高空不穩定情況下,也能一致完成各種難度的體操花樣動作。由徐氏姊妹組成的雙人跳水組合,一度在澳門體壇相當搶眼。

「每逢星期二至四晚上練習,星期五坐車到廣州,睡一晚後,星期六、日就練全日。」與許多運動員一樣,從12歲起,徐氏姊妹的運動員生活枯燥乏味,額外時間都奉獻在訓練上。換言之,在花樣年華的年紀中,沒有與閨蜜的下午茶時光、沒有逛街購物的閒情逸致,而是犧牲許多個人時間,以換取在游泳池訓練的機會。她們表示:「是好眼紅別人可以去行街,但我們要懂得取捨,當選擇了訓練,就不是一件值得後悔的事情。」

姊妹二人均有一個共識,既然選擇了成為跳水運動員,就不會輕易放棄,也不會任性逃避。她們不相信天賦論,認為付出多少,就會收穫多少。姊姊徐雪茵指出:「我們為去大型賽事,都會比較大運動量。但始終不是專業隊伍,沒有隊醫,一輪練習後,肌肉需要儘快放鬆,再挑戰難度大的動作。」隨著傷患不停累積,妹妹徐雪鈞坦言,腳踝的位置已經移位,走路會發出聲響,不時感到疼痛。了解姊妹二人背後的辛酸,後天努力成為運動員的道路,實屬不易。

澳門「跳水大姐大」 退役不離池

「我希望不是只有自己得成績,我更希望可以培養到一班人,這班人甚至能夠超越我的成績。」姊姊徐雪茵曾代表澳門出戰第16屆亞洲運動會,在女子三米彈板決賽中,為澳門取得歷史性第一面游泳大項銅牌,從此被冠上「澳門跳水大姐大」的頭銜。之後也不斷活躍在各大賽事中,更連續當選三屆澳門傑出運動員。回顧過去,徐雪茵覺得自己已經交出滿意的成績表,便決定卸下光環,於去年宣布退役。雖然她離開跳板,但心繫跳水,搖身一變成為跳水教練,培育一群後起之秀。

成為教練後的徐雪茵笑言,終於明白教練的偉大,由於她培訓的是澳門跳水潛質組,全是年齡介乎八至九歲之間的小朋友。她開玩笑地說,每教一堂跳水課,彷彿少了半個月命。而妹妹則誇獎姊姊擔當教練一職,有板有眼,更希望由姊姊指導跳水技巧,創造亮麗的成績。

跳台上的姊妹情 「姊姊就是我的目標」

雙胞胎處處面臨比較,特別在同一領域中,更是無可避免。徐氏姊妹也不例外,二人雖直言對方是拍檔,而非競爭對手,但不少受到外人非議。姊姊獲得亞運銅牌那年,同是妹妹徐雪鈞遠赴台灣升學,停訓的一年。「姊姊拿了第三名,阿妹連半決賽都進不了,成績排在一起,一目了然。」徐雪鈞回憶起當年的情景坦言:「不好受,是超級不好受。當時一群人向我道賀,當得知我是妹妹不是姊姊時,就轉身不理我,走去圍住姊姊,而我就站在他們後面。」

許多人認為與強者並肩,是一種恐懼,但對徐雪鈞來說,是前進的動力。「我都知道自己付出幾多,就得到幾多。跌倒就爬起來,我就逐步、逐步努力地去追上姊姊。」當人有目標的時候,會促使你更堅定朝著它走。她面對姊姊的強大,坦率地說:「她一直都是我的目標。」

然而,一切都是相向的。徐雪茵自言在役時的每一場比賽,從來不看任何選手的動作,她解釋若看了別人的動作,很容易影響發揮。但妹妹是例外,她願意冒著受影響的風險,觀看妹妹的跳水姿勢,憑藉技巧及經驗,賽後用心地給妹妹提出建議。「我不會和妹妹比較,我知道她壓力很大。當我們一起跳雙人,我只想著怎樣可以帶著她,一起跳得更好。」

徐雪鈞現在獨挑大樑,成為澳門跳水圈現役的大前輩,肩負以舊帶新的使命,繼續運動員之路。她直言現在未有退役的計劃,因為跳水圈出現斷層,在她之後,除了一位適齡運動員外,就是姊姊培訓的潛質組成員。「教練就希望我可以帶著那位運動員,一起參加下一屆亞運會。多了這份使命感,我不會這麼快退役。」

兩位堅韌的女孩,把大好的青春歲月奉獻給跳板和跳台,縱使終有一日離開屬於她們的舞台,這種專注去做一件事的特質,不論在哪一個領域都會發光發熱,不論做甚麼,都是人生贏家。

所有回應